党建新闻
联系方式
    党政新闻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政新闻
    “一坛清水祝华诞”的陈士榘

    “一坛清水祝华诞”的陈士榘

    2021年08月30日         | 来源:学习时报

     

     

    原标题:“一坛清水祝华诞”的陈士榘

      陈士榘,1909年4月14日生于湖北省武昌黄土陂,荆门市人,是新中国首次授衔的上将之一。1995年4月14日,是陈士榘的86岁生日。他谢绝了工作人员为他精心准备的生日安排,要求一切从简,绝不能铺张浪费,让工作人员端来一坛清水放在客厅中间,以茶代酒,以水言志,与老战友共忆峥嵘岁月、共叙战友情谊、共话革命理想。在一坛清水中,陈士榘过完了自己最后一个生日,成就了一段“一坛清水祝华诞”的佳话。

      参加毛泽东亲自主持的入党仪式。1927年9月,在当时党内主要领导人“左”倾盲动主义的影响下,进攻长沙的秋收起义部队遭受严重损失,士气低落,举步维艰,只剩下不足千人的队伍在毛泽东的带领下连续行军、艰苦转战、探求出路。鉴于革命斗争形势的客观要求和起义部队自身建设的现实需要,当起义部队到达江西省永新县三湾村时,毛泽东决定对起义部队进行整编,提出了“支部建在连上”的重要举措,确立了“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要求尽快发展一批工农骨干入党,增强部队内部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建设一支新型人民军队。由于作战英勇果敢、思想追求进步,1927年10月15日,在入党介绍人袁一民、郑毓秀的推荐下,陈士榘作为第一批被发展的6名工农骨干党员之一,在湖南省酃县水口镇叶家祠堂阁楼上参加了影响其一生革命生涯的新党员入党宣誓仪式。

      这是三湾改编后,起义部队第一次发展新党员,也是毛泽东唯一一次亲自主持的入党仪式。6名新发展党员分别来自不同的连队,毛泽东一一询问了他们“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对6名新党员“要翻身,坚决革命!”的回答表示满意。入党仪式上,毛泽东带领陈士榘等6名新发展党员进行了宣誓,勉励新党员今后要团结群众,多做群众工作,严格组织生活,严守党的秘密,并要求各连党代表回去后,继续抓好发展党员的工作,分批举行新党员入党宣誓仪式,尽快在各个连队建立起党支部。这次入党宣誓仪式,成为深刻影响陈士榘一生革命道路的重要经历,也成为他一生始终坚定听党话、跟党走的重要起点。

      八路军部队第一个俘虏日军的指挥员。全面抗战爆发后,根据国共合作抗战协议,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将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陈士榘所在部队被编为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陈光任旅长,陈士榘任参谋长。改编完成后,八路军各部队没有经过充分休整就相继奔赴抗日前线,坚决打击日本侵略者。9月中旬,八路军第115师进驻到平型关地区,陈士榘被调入师指挥部,参与了闻名中外的平型关大捷的谋划指挥。陈士榘根据部队侦察分队的侦察报告和现场勘察的实际地形,向师首长提出了在平型关伏击日军的相关建议和计划,得到了第115师领导的高度赞赏和肯定。

      1937年10月下旬,为支援国民党军队共同保卫太原,陈士榘在旅长陈光领导下,率领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随师部由五台山区南下侧击西犯的日军,并伺机利用地形优势伏击狂妄骄横、不可一世的进犯日军。11月4日,日军两个联队通过广阳伏击区西进至松塔镇,其辎重队和一个大队进入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伏击圈。面对复杂敌情,陈士榘协助陈光采取避强击弱的战法,指挥八路军部队大胆穿插分割,使得日军在山沟里被切成数段,首尾不能相顾,彼此不能相连,人仰马翻,乱作一团,逐个被八路军部队包围消灭。在战斗行将结束时,陈士榘和一些战士包围了一个当地农家小院,反复向在里面躲藏的日军喊话,告诫其尽快缴械投降,想方设法能够抓到这名日军俘虏。在等待片刻后,陈士榘带领战士果断冲进屋内,动作迅猛地从老乡粮筐里将这名日军士兵擒获,成为八路军部队第一个俘虏日军的指挥员。经审讯,这名俘虏是日军第20师团第79联队辎重兵军曹加藤幸夫。

      打下中原战场第一个重要城市洛阳。1947年9月,在中共中央的统一协调部署下,按照把战争引向国统区的作战指导思想,华东野战军组成了外线作战兵团,南下豫皖苏地区,执行外线进攻作战任务。在五路南下的外线作战部队中,由陈士榘和唐亮组成的陈唐兵团以善于攻坚著称,成为人民解放军逐鹿中原大地、推进解放事业的重要力量。

      为掩护刘邓大军主力休整和策应西北野战军作战,1948年3月初,陈唐兵团接到命令,与陈谢兵团(陈赓、谢富治)联手夺取中原重镇洛阳,使豫西、太岳解放区连成一片,进一步扩大根据地范围和壮大根据地力量。国民党军方面驻守洛阳的是由蒋经国亲训的青年军206师,师长是深受蒋介石赏识的虎将邱行湘。该师官兵反共思想顽固、武器装备精良、作战能力较强,是我军攻克洛阳的主要对手和重要威胁。3月11日晚,在陈士榘的统一指挥下,攻城部队发起全面进攻,全力攻克敌军重重设防的各种犬牙交错、互为依托的碉堡暗壕。经过连续激战,攻城部队一时仍无法攻破城门、攻入城内,攻坚战陷入了对峙状态。面对攻城进展不顺的现实情况,陈士榘力排众议,命令部队持续进攻,绝不给敌军留下任何喘息机会。同时,陈士榘积极发挥炮兵部队在城市攻坚中的重要作用,利用炮兵的强大攻击力,猛烈炮击城内敌军的核心阵地,成功攻占洛阳城,俘虏师长邱行湘,全歼守敌两万余人。洛阳成为人民解放军在中原战场夺取的第一个重要城市。

      担任新中国第一任工程兵司令员。1952年8月,为应对美国等敌对势力在中国周边建立军事基地,严重威胁中国边防安全和国家统一的严峻态势,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作出了大规模建设国防工事的重大决定。9月18日,正在军事科学院担任教育长的陈士榘奉命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司令员,开启了投身新中国国防工程建设的不平凡征程。陈士榘到任后,首先健全兵种机关,加强工程兵总部领导力量,以全面领导全军工兵部队开展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同时,根据工程兵任务需求,将当时的28个工兵团分为工程工兵团、舟桥工兵团、建筑工兵团等3种性质的部队,使工程兵部队的编制和分工更为科学、更为合理、更为规范,有力提高了全军工程兵部队的专业技术和战术水平。陈士榘还带头开展调查研究,积极创造条件,细致筹划和大力推进建立新院校工作,大力培养工程兵部队建设急需的各类人才。

      随着新中国“两弹”事业的全面推进,与之相配套的国防建设工程成为亟待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1958年4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导弹发射试验基地与核试验基地、核弹生产储存基地均由工程兵部队负责建设。陈士榘又被任命为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带领代号为“7169部队”的10万工程兵将士为“两弹”工程“做窝”,全力保障“国之重器”的试验研制工作。陈士榘率领10万工程兵官兵来到“风吹石头跑,地上不长草,吃水贵如油,四季穿棉袄”的戈壁滩罗布泊,大力开展“两弹”工程基地建设。他们克服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难题:供给不足吃不饱,大家就挖野菜、摘骆驼刺补充;没有房子住,大家就睡地窝棚,甚至6个将军挤在一个地窝棚;没有水饮用,大家就收藏雨雪水,喝的是厚厚一层蚊子沉底的蚊子水……经历千难万险、尝遍苦辣辛酸、饱经雨雪风霜,在陈士榘的带领下,工程兵将士高标准、高质量、高效率地完成了为“两弹”做窝筑巢的神圣使命和重大任务。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震惊世界,举世关注。在1965年新春联欢会上,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接见解放军高级将领,当看到陈士榘时,一手拉住陈士榘的手,一手指着张爱萍说:祝贺你,你们(指工程兵)立了功,他们(指国防科委)出了名;你们“做窝”(指建成的“两弹”基地),他们“下蛋”(指成功爆炸原子弹),我们中国人说话算数了!你们都立了大功!毛泽东的赞扬,是对陈士榘担负的“两弹”国防工程建设工作的高度肯定,也是对10万工程兵将士突出贡献的最高褒奖。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