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镜鉴
联系方式
    党史镜鉴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镜鉴
    万物有本心

     

    万物有本心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2-04-26

     


      本心,即是最初、最纯、最真、最美之天性,是生命的原点,亦当是终生守护的重点。人之初,性本善。然而,人生境遇复杂多变,一个人要出淤泥而不染,历风云而不变,殊为不易。古代读书人,最重要的出路是为官,能做到升沉不改本心的,可谓之君子。

      翻开清人蘅塘退士所编的《唐诗三百首》,起首便是张九龄的《感遇》二首。张九龄的感遇诗可能大家未必熟知,但其《望月怀远》那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却是月圆之夜每个思亲之人所耳熟能详的。

      《感遇》是组诗,有十二首,是诗人遭谗贬谪为荆州长史时所作。《唐诗三百首》录其二首。第一首云:“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诗人以兰桂自喻,“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佳节”非指美好季节,而指美好节操。兰桂如此生意盎然、欣欣向荣,自成美好节操,即言“佳节”出于本然,出于自我修养,既不假外求,也不求人知,最后一句“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正承此意而来。读罢此诗,一个洁身自好、刚直不阿的高士形象跃然纸上,令人想起《孔子家语》“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和屈原《离骚》句“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美人折不折,外界知不知,草木并不关心,诗人全不在意,其背后是诗人对“本心”的自爱与自豪,也是对“本心”的自守与自励。

      张九龄乃唐代名相,秉公守则,直言敢谏,选贤任能,为“开元之治”作出积极贡献。他见识卓异,能辨忠奸,曾奏请严惩安禄山,但未成功,反而被罢相。张九龄耿直温雅,风仪甚整,因他是岭南曲江(今广东韶关)人,时人誉为“曲江风度”。他被罢相后,每有人向玄宗举荐公卿,玄宗必问:“其人风度得如九龄否?”

      张九龄身处逆境而愈发确认自己的品性,他是不改芳馨的兰桂,更是岁寒知性的丹橘。《感遇》其二云,“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诗人以丹橘托物言志。以水果入诗的名句,读者也许只记得杜牧“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和苏东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二句,前者借史讽谏,后者以表旷达。像张九龄这样以水果言志者也不算少见,而以橘言志更是一项悠久的传统。屈原有篇《橘颂》,“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不迁”二字,坚毅凛然。张九龄写丹橘,按现在的话说,是“致敬经典”,或有比况屈原之深意。因张九龄此时的谪居地荆州治所江陵,正是当年楚国的郢都,本就是著名的产橘地。丹橘“经冬”不仅“犹绿”,想来更增其“丹”。一“绿”一“丹”,色彩鲜亮,更显可爱、可敬。“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岁寒心”典出《论语》“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诗人否定“地利”的外因,歌颂丹橘耐寒是因其本性。然丹橘值得称颂处不限于此,紧接一句“可以荐嘉客”,言其累累硕果,可献于人。这就不仅有其名,而且有其实,不仅有“绿林”之美景,而且有甘实可荐客,更显其品格之高。而这些皆源自丹橘经冬不改的“岁寒心”。这不正是张九龄“本心”的生动写照吗?

      读张九龄《感遇》,兰桂飘香,丹橘留甘,或可以草木本心,唤醒人的本心。无论是籍籍无名的读书人,还是身居显位的为官者,皆须守住本心。这本心,是为人的人性良知,是为官的正道宗旨。正可谓,万物有本心,不以世事移。生而为人,如若本心失守,能不愧于草木乎?(谢益清) 

    >> 返回